U.S. Markets open in 3 hrs 41 mins

中國透過港企擴張監控衞星版圖

2017年9月,香港公司亞洲衛星迄今最強大的美國造衞星「亞洲九號」在發射前的準備中。 圖片來源:ASIASAT

在地球上方22,000英裡(約合35,400公裡)的軌道上,由美國生產的一組衞星正在以挑戰美國的方式為中國政府提供服務。

根據公司記錄、證交所備案文件和對多位高層的訪問,這些衞星中有九顆在以下領域發揮了作用:幫助中國軍隊在南中國海(South China Sea,中國稱南海)有爭議的前哨站之間彼此聯絡,加強警力防範社會動蕩,以及確保國家資訊廣泛深遠的傳播滲透。

第十顆衞星目前由波音公司(Boeing Co., BA)負責製造,將幫助中國挑戰美國的全球定位系統(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除了民事用途,這個導航系統還能在爆發衝突時為中國提供幫助,例如引導飛彈擊中目標。

中國的自有技術落後於美國,美國的法律實際上禁止美國公司向中國出口衞星。但美國並未對衞星進入太空後的寬頻用途作出規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調查發現,雖然中國不能購買美國製造的這些衞星,但基本上可以租用這些衞星的寬頻。

錯綜複雜的衞星所有權網絡和境外公司幫助中國政府實現其目標。《華爾街日報》發現,除波音外,包括私募股權公司凱雷投資集團(Carlyle Group, CG)在內的一些美國大公司間接為中國在這方面的行動提供了支援。

這些似乎都違背了美國的立場,即對抗中國強化軍力的舉措,並譴責國際監督組織所稱的中國警方普遍存在的侵犯人權行為,其中涉及中國偏遠地區發生的情況,而上述衞星則起到了幫助中國政府建立通訊的作用。看過《華爾街日報》調查結果的前任和現任美國官員表示,上述衛星衞星交易令人擔憂,是中國利用美國商用技術獲取戰略利益的佐證。

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前主席Larry Wortzel表示,這既是一個國家安全問題,也是一個嚴重的倫理道德問題。該委員會由民主黨和共和黨議員組成,為美國國會提供建議。

波音在對提問的答覆中表示,該公司已叫停涉及中國的最新衞星協議。該協議原本可以增強中國自己的全球定位系統。波音和凱雷投資集團均表示遵守了所有的美國法律。

中國和美國正爭奪生物技術、晶片和通訊等全球最重要技術領域的主導地位。美國官員表示,中國不時通過間諜行為和網絡攻擊來實現自身目標。在商業衞星等其他領域,中國通過設法避開美國監管以及利用美國公司獲得收入的渴望來取得推進戰略目標所需的技術優勢。

中國在衞星方面的這種迂迴做法已經持續了多年。美國官員和行業人士表示,美國衞星出口獲得的利潤可以再投入研發中,保持美國的領先地位。一些防務官員也表示,中國使用美國衞星讓美國政府獲得了有價值的資訊,可以一窺中國的太空能力。他們認為中國將使用美國生產的衞星用作播出體育節目等一般用途。

一家名為亞洲衞星控股有限公司(Asia Satellite Telecommunications Holdings Ltd., 1135.HK, 簡稱﹕亞洲衞星)的香港公司長期以來充當著中國內地與美國衞星製造商之間的橋樑。亞洲衞星由中信集團公司(Citic Group Inc., 簡稱﹕中信集團)和凱雷共同控制,兩者總計擁有該公司約75%的股權。中信集團是中國政府所有的綜合企業。

美國的出口管制規定將半自治的香港與中國內地區別對待,因此亞洲衞星可以購買美國衞星,雖然亞洲衞星部分股權為中資所有。多年來,亞洲衞星已把九顆由波音、SSL等美國公司製造的衞星送入軌道,其中大多數衞星仍在運行。SSL是總部位於科羅拉多州的Maxar Technologies Inc.設在加州帕洛阿爾托的子公司。

亞洲衞星在亞太地區提供新聞和體育廣播等通信服務。其英文財務報告以及其他文件鮮有提及中國政府使用其頻寬一事。中信集團的一家子公司過去十年間一直負責在中國內地推廣亞洲衞星的頻寬,其網站上的數十份中文文件揭示了更完整的業務版圖。

自從亞洲衞星大約30年前發射第一顆衞星以來,中國政府就已經利用這家公司將國有廣播機構與各省連接起來。2015年,亞洲衞星協助直播了在北京舉行的一場大型閱兵式,中信集團之後在網站上表示:「國富兵強,衞星通訊是國家發展的見證。」

中國公安部已將衞星描述為警方行動的核心。其記錄顯示,公安部正致力於打造快速反應力量,提供現場實時聲像資訊依託的是波音公司製造的「亞洲四號」(AsiaSat 4)衛星和SSL製造的「亞洲五號」(AsiaSat 5)衞星。

中信集團的衞星部門多年來一直宣揚其與中國政府的聯繫。中信集團表示,在2008年和2009年平復西藏和新疆的反政府抗議和騷亂時,亞洲衞星的衞星幫助確保了政府部門的通訊。新疆是中國西北的穆斯林聚居地區。

《華爾街日報》見到的演示文稿副本顯示,在2011年的一次行業會議上,中信集團的一名經理展示了該公司衞星應急響應能力的一長串最終用戶名單,其中包括中國國家安全部和軍方。中信集團建議《華爾街日報》去聯繫亞洲衞星了解相關問題。亞洲衞星對其頻寬的具體用戶不予置評。

亞洲衞星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中國軍方不是其直接客戶,但使用了電訊商最初為救災而獲取的衞星頻寬。亞洲衛星表示,該公司不知曉中國相關部門如何利用其頻寬來應對西藏和新疆的暴動。該公司未就其頻寬目前是否被新疆警方使用直接置評。新疆政府部門一直在建設全方位監控體系,並已將多達100萬維吾爾族人送入拘留中心。亞洲衞星指該公司沒有能力對通過衞星傳送的內容進行追溯性監控。

亞洲衞星董事長是凱雷的一名董事總經理,凱雷是規模最大、政治人脈最廣的私募股權公司之一,投資領域包括防務、電訊和醫療保健等。美國前國防部長Frank Carlucci曾擔任凱雷董事長10年,前國務卿James Baker和已故總統老布什(George H.W. Bush)曾擔任凱雷的付費顧問。

凱雷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亞洲衞星的設備為中國電訊企業的客戶提供電話和網絡通訊支援,類似於國際通訊衞星組織(IntelSat)為美國的Verizon和AT&T 提供的服務。凱雷還表示,亞洲衞星的設備實際上起到管道作用,而且由於涉及私隱問題,這類設備沒有監控或管制經由其傳送的內容。凱雷發言人補充,該公司每年都會向美國國務院提交報告,以確認亞洲衞星是否遵守了美國的出口管制規定,同時確保敏感的技術資訊只與授權用戶共享。

中信集團表示,一家中國國有電訊商從2013年開始利用波音建造的亞洲衞星4號向南中國海(中國稱南海)的南沙群島提供3G移動互聯網服務。中國一直在南沙群島建設軍事基礎設施,旨在控制菲律賓、越南等國也宣稱擁有主權的這一水域。

中信集團當時表示,對於面臨島上艱苦生活的士兵和平民來說,通訊一直是個難題,給他們的生活、工作和戰鬥準備帶來極大不便。美國官員開始對他們所認為的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軍事化行動提出反對意見,但中國對此未予理會,中信集團表示2016年時當地的網絡連接速度已提升至4G。一年後,中信集團承諾幫助中國「維護國家的海洋權利和權益」,使用了軍方和外交部常用的表述。亞洲衞星表示其在南中國海的服務可供任何需要的用戶使用,包括「漁民和遊艇或公用船隻上的人士」。

亞洲衞星行政總裁唐舜康(Roger Tong)在接受訪問時表示,該公司之前還向中國海岸警衛隊提供過服務,但不直接與軍方接觸。他表示,亞洲衞星在美國進行的購買活動為美國經濟增加了逾15億美元。唐舜康說,亞洲衞星應被視為兩個超級大國應如何開展合作的成功案例。

該公司提交的財務備案文件顯示,有約四分之一的收入來自中國,剩餘收入來自在澳洲農村等其他地區提供上網服務。亞洲衛星表示,該公司的商用技術不具備軍事通訊所需的先進安全功能。該公司指重視監管責任。中國國防部在回覆有關上述協議的提問時表示,完全覆蓋中國領土主權範圍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與此同時,亞洲衞星決定不再轉播美國政府資助的廣播電台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和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頻道。這兩個電台播出政治敏感性話題。亞洲衞星近幾個月向管理這些電台合同的U.S. Agency for Global Media表示,6月份之後不會延長衞星服務。亞洲衞星的唐舜康表示,作出此決定完全是出於商業原因。

位於加州帕洛阿爾托的衞星生產商SSL過去10年向亞洲衞星銷售了五顆衞星。SSL表示,該公司遵守所有相關的美國法律,這些衞星不含軍用加密技術。該公司貿易合規總監David Lihani表示:「我們的衞星是為商業用途製造的。」

波音表示,收購Hughes Space & Communications後,推動Hughes談判達成了「亞洲四號衞星」的建造協議。波音表示,並不知悉有任何違反其出口許可證規定的衛星技術轉讓行為。該公司表示,在其建造的衞星進入太空後,該公司既不可能、亦沒有被法律要求監控每個頻寬用戶。

波音表示,四屆政府的國務院和商務部都對亞洲衞星星座的出口許可證進行了審批,允許其向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地區提供商業頻寬服務,其中也包括2017年最新上任的這屆政府。

《華爾街日報》去年12月進行的另外一項調查顯示,中國一家國有企業是如何利用離岸融資向波音正在開發的一個商業衛星項目注資約2億美元的。該公司在報道刊登後以客戶違約為由取消了該交易,聯邦機構對此展開了調查。美國商務部的一位發言人表示,雖然該部門監管衞星出口,但並不監管頻寬的使用。

這位發言人表示,美國商務部會定期更新監管規定,以應對不斷演變的國家安全威脅,有一項規定是,若出口交易有違美國的國家安全利益或包括促進人權在內的外交政策利益,將不予發放出口許可證。同為衞星技術監管部門的美國國務院表示,美國「強烈敦促企業實施嚴格的保障措施,以確保其商業活動不會助長中國侵犯人權的行為。」美國國務院譴責了中國政府將南中國海軍事化的舉措。

中播控股CEO黃秋智在香港的辦公室拉小提琴。照片攝於上月。 圖片來源:BILLY H.C. KWOK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最近的一筆與離岸公司及美國空間技術有關的交易涉及波音已簽下合約要製造的一顆Silkwave-1高級衞星。居於這筆交易核心位置的是一家名為中國移動多媒體廣播控股有限公司(CMMB Vision Holdings Ltd, 簡稱:中播控股)的香港公司。其創辦人黃秋智出生於中國內地,曾在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求學,後曾供職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黃秋智表示,他對美國很有好感,但同時亦熱愛中國。他認為中國需要最好的技術。

黃秋智透露,他的公司能利用Silkwave-1向汽車等互聯設備傳送內容,改變單一依賴流動網絡數據的模式,從而緩解中國流動網絡數據擠塞的情況。他表示如果遇到國家緊急狀態或者戰爭時期,這在理論上可以幫助中國領導層迅速向14億國民發出警報。

黃秋智指出,中播控股在美國的合作夥伴New York Broadband LLC將購買這顆由波音生產的衞星,然後實際上再將該衞星頻寬租賃給中播控股;黃秋智持有New York Broadband部分股權。這是一項複雜的安排,他和波音均表示美國官員已批准。

中播控股在確定這筆交易後很快宣布,中國國家發改委已將該項目列為國家重點發展項目。中播控股後來將旗下中國業務的多數股權轉讓給一家國有信號傳輸公司,黃秋智表示此舉是為滿足中國的監管規定。

黃秋智透露,中播控股希望支持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倡議,計劃將Silkwave-1的服務擴展到中國境外,以加強中國在發展中國家的影響力。

該公司還計劃使用波音公司製造的這顆衛星來提高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的精準度;北斗是中國軍方支持的替代美國GPS的導航系統。2017年年底,中播控股的內地合資公司與中國航天科技集團(China Aerospac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rp)旗下子公司宣布,利用中播控股的衛星信號來提升北斗的精準性。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是一家國有空間設備和武器製造商。

美國官員表示,北斗對中國的全球抱負至關重要。美中經濟和安全審議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在4月份的一份報告表示,北斗不單能改善中國的飛彈制導能力,還能降低對GPS的依賴。

黃秋智表示,Silkwave-1隻支持北斗的商業應用。在被追問他能否保證中國軍方不會從他的衞星中受益時,他表示,軍方使用這類商業技術是不合邏輯的。他說,如果中國軍方想使用這顆衛星,他們可以用,但這不是中播控股的業務模式。

撰文:Brian Spegele / Kate O’Keeffe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習近平步態不穩 接班人計劃再成焦點

中資銀行面臨美元短缺問題

中國利用美國衛星織了一張軍警天網

孫正義因大筆押注比特幣損失1.3億美元

中國“一帶一路”雖火,日本海外投資更勝一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