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 Markets open in 7 hrs 34 mins

【轉載文章】香港經濟要靠「中立」

.

(編按:今日網絡上瘋傳兩件事,一係當年打大鱷到底係唔係中央出錢,而另一件事就係香港咁多年經濟優勢,到底係點發展出來,係咪中國給予?而家要收返俾深圳?尋晚有位資深金融從業員,寫了一篇關於香港發展的文章在網絡上瘋傳,有業內人士話係金融常識,筆者取得授權轉載,不如大家都斟酌下,其實當前局勢到底係點)

香港經濟要靠「中立」

「小弟職業病發作,寫一寫香港亂局,不說藍黃,甚至不說什麼黑白良知,今日純粹談利益。

總結是,香港變亂是必然之事,還在說為什麼香港變成這樣的,細心看看。

旅遊零售過去十幾年都很旺市,當中主要是中國支持的,不少人賺到EASY MONEY, 令很多人認為,香港繁榮要靠中國,現時示威越發升級,中國遊客少了,不少人就要生要死,又話咩拖香港去死。

首先說一說香港的經濟結構,金融業佔約19%,專業服務佔12%,外貿轉口逾21%,已經接近一半,旅遊零售加在一起,卻不到10%( 2017數據)。

事實上,金融、專業及外貿也要靠中國,但這只是對了一半,其實是中國與國際上其他國家互相扶持起來的。

道理很簡單,中國一直自稱14億龐大市場,對全宇宙而言,是很吸引。但中國經濟全數在黨的控制之下,小市場大政府是國際通商的一大忌,尤其是面對威權政府。

所以,過去幾十年,其他國家只有透過香港做中轉站再與大陸做生意。以前在港英年代,當然沒有問題,政府是英國的,但人民普遍親中(當時香港有不少愛國的市民,黃皮膚,黑眼晴,最少大家也同意自己是中國人,在2008年京奧或之前,香港市民普遍也會當中國隊是自己國家隊)。

.

香港這個地方,在政治上變得相對「中立」,加上英式制普遍認同,歐美日等發達國家與中國於是同意以香港做中轉站作交易,在積極發展大陸市場下,香港過河濕腳,混著混著就發展成為國際都會,甚至是首屈一指的金融中心。

這是英式制度的優勢帶來的,也是地緣政治,以及歷史的因素巧合而成的。真正可遇不可求,沒可能復製到的。且看,什麼上海前海搞了十九幾年咩自貿區,金融中心,現在是什麼模樣,基本是沒多少外資去玩的。你看,新加坡一直想做亞洲金融中心,現在還是要等香港失色,才有機會做。

直至1997年香港主權被中國收回時,中國改革開放進行中,國際間的經貿對其十分重要,加上,當時香港GDP 佔中國4分之1, 因此,中國與國際(名義是英國,不過,美國不同意,是沒可能達成中英聯合聲明的)成了一個DEAL,這個DEAL 就是一國兩制。

說得俗點,香港這個場,名義是歸中國,但實際呢,還是用英式那一套,大家由是同意,國際於是繼續利用香港與大陸做生意,各有所得。這是香港繁榮的最最最主要因素,還是那句,多個巧合做的成,抄不到。

香港要保持著「過河濕腳」,其實很簡單,就是要保持中立,最少香港政府要同意,全宇宙在香港內都有一定的持份,都有一定的利益所在,即是說,你做什麼,最少要大家點頭。各國就會願意讓香港吸納與中國做生意的油水,繼續開心。

.

國際間的這套玩法,其實到今天仍然沒有變,雖然,香港GDP佔中國已跌至2.7%,但中國有8成的外資,是由香港流入的。

2012年後,或許大陸對港政策有變,於是香港政府配合,全面親中,結果香港個「中立」開始退卻,中國政府仲要加把火,大大聲同全宇宙講,香港係我個場之餘,而家個規則由我定,我話點玩就點玩。國際開始審視這個中立,即是說,政府親中,但有沒有可以反對政府的力量,如果有,還是可以玩下去的。

以前是有的,政府親中,還有立法及司法可以抗衡。

不過,立法這邊開始不行,畀個例子,香港立法會只有一半是普選的,餘下一半可以說是委任無疑(這個是COMMON SENSE,不要說不知道)。還好,過去泛民在普選那一部份佔優,保留了一定反對的權利,對國際來說,這個制衡還OK,頂得住政府的力量就可以。所以以前很多人說,泛民是歐美的代言人,泛民或許不是這樣想,但歐美真是這樣看的。可是這幾年間,DQ,老人配票等機制,開始打爆了這個反對力量,時至今日,立法會已不能制衡政府。老實說,今年區選,不要太有指望。

事實上,香港政府過渡傾斜中國,這去幾年不少國家都有出到聲,不過還是止於言語,沒有什麼實際行動。

理論上,只要香港還是行資本主義,國際最多也是只會出聲讉責一下就算。反正,做到生意就好。

不過,美國特朗普上場後,成個形勢就變了,特朗普開始搞中國,當然,你可以話佢搞事,但中美對碰是歷史必然的事。

.

試想,兩國為全球兩大最大經濟體,但意識形態卻是差天共地,隨著中國在經濟,軍事,政治的力量越發勃起,加上全球一體化,其意識形態對全世界的影響越發深厚。

對信奉自由的歐美國家而言是很恐怖的,試諗下,幾年後,美國總統大選,突然推了一個中國人上台,然後這個人說要推行共產主義,那不等於叫美國加入中國好了。尤其,中國是十分喜歡,將政治放進經濟與人交易的,想知多點,看看孔子學院及一帶一路就知。

所以,碰撞是必然的,剛好有個特朗普同彭斯上場,但要留意,其實整個美國國會,風向正在轉變,在打中國上越發有共識。所以,不要指望貿易戰是終點,貨幣,金融戰會隨之而言來,接著就是冷戰了。

最後,各國會歸邊的,自由與威權主義對立。香港又會點呢,本來未必是壞事,香港如果可以保持中立性,做冷戰中的窗口,等中國與其他國家打到「爆缸」時,是一個很好回復元氣的地方。

不過呢,香港政府卻不是那樣想,林鄭搞條送中條例,其實係好大鑊的,佢等於反晒全世界枱。因為,中國司法制度可以全面在港實施,在冷戰的高度下,其實等於香港自己放棄中立性,歸邊大陸,幫手打爆西方國家,共享中國人榮耀。

上面都講過,香港有運行,講到尾,都係兩字,「中立」。如果送中一過,可以肯定,香港金融中心一定會不保,因為唔會有一個國家,願意再經香港做生意。香港唔中立...我直接返大陸做唔好?

.

事實上,貿戰打到而家,中國經濟好唔掂,有幾唔掂唔多講,咩地方債,資金缺口,產業淘空問題唔在講,單係佢2019年上半年,唔計港澳,全中國省份中,只有一個地方政府是沒有財赤的,那是上海,其餘的,財赤規模,由幾百億人仔,到3900億以上都有。呢啲錢,係要揾錢填的,其中,外資是很重要。

上面都講到,經香港流入中國外資,佔左8成,仲要,香港係一個自由兌換美金的地方,個重要性,用中國春袋形容,我覺得輕了,我會覺得,現在其實同心臟差不多。

所以說,如果香港保持一定中立性的,在冷戰時,國際或許會放香港一馬,中國也會利用香港恢復,始終政治間,沒有永遠的敵人,今天要打爆中國,明天可能又要與中國做生意,對不對,留個香港不打是有可能的。

可是呢,沒有中立性,在這場冷戰下,香港既然係中國的春袋又或心臟,要打,當然第一個打爆香港,同你有親咩,其實也不真用打,取消你美國關係法,取消獨立關稅區就可以了。

而暫時美國沒有做,為什麼,是因為香港出現了反制政府的力量,那就是示威者了,所以,你可以看見,外國媒體9成9,係企響示威者那邊的,或許是有同情成份,或許是價值觀相近的原因,但事實上,那是國際間開始落注在示威者身上,示威者成為了可以反制政府親中的代表,就好似港英年代一樣,現在政府親中,但市民普遍親歐美。

.

說到這裡,不要說什麼示威者被利用了,沒有示威者擋住送中,香港已經沒有了,同埋,要知道香港從來也是靠比人利用而發達的。香港已成為了整個冷戰間的第一個爭持點,示威者嬴了,香港有一絲機會在這場冷戰中掙扎求存下來,但示威者輸了,就要預了香港會被國際第一個對付,當然,如果覺得中國加香港打無雙可以贏到,ok, u win。其實玩成咁,香港成為第一戰場咁有榮譽,多謝林鄭啦,佢係第一個響呢場超級大賭局中落BET的。

同一眾朋友戲言,如果林鄭係英國特務,她會是黑暗兵法之皇,但如果佢真心親中的,佢個態度,我真係唔識形容。

所以說,香港亂是必然的,不要再渴望回到以前歌舞昇平,香港已經進入了這個動盪時代中,隨著歷史的巨輪而飄向未知命運中.....

什麼中國好,香港好⋯⋯香港個金融中心地位,從來唔係中國比的,係靠全宇宙ENDORSE的.....

PS.上面所說,全是很簡單的論點,隨便邊度都會睇到,我只是手痕歸納一下。」

文:一個熱愛香港的金融人

===============

財經精選資訊網站「中環街市」 臉書粉絲頁